景观家园

  民族根由

  藏族自称“博”或“俄”,意思是寓居在“博”当地的人。对藏族的称谓,古代汉文史籍上唐、宋、元称为“吐蕃”;明朝称“西蕃”,称西藏为“乌斯藏”;清朝称“图伯特”、“唐古特”,后改称“藏蕃”、“藏人”。“西藏”一称始于清康熙二年(1663),此前曾称“卫藏”,藏族族称由此而来。

  在青海的世居少量民族中,藏族是人口较多、散布较广的民族。据2011年青海省第六次人口普查计算,全省藏族共有137.50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24.44%,约占全国藏族总人口的1/5。首要散布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海北藏族自治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在西宁区域和海东区域各县也有一些散居。

  青藏高原自古就有土著人寓居,西藏是藏族的首要发源地。据考古发现,早在1万到5万年的旧石器时代,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上就有古人类活动。这些土著原始居民。经过代代繁衍,在西藏呈现了4大原始氏族,即色氏、穆氏、董氏、东氏,后来又开展成为42个氏族群落组织。这些西藏的土著原始居民,是构成藏族的最早的先民,是藏族先民的主体部分。代代寓居于青藏高原很多羌人部落,也是藏族先民中的重要一支。从汉朝开端,原寓居于今辽宁和内蒙古区域的东胡鲜卑族秃发部、乞伏部、吐谷浑部进入青海,后多数吐谷浑人成为吐蕃属民,其间一部分被编入吐蕃军中,随军到处征战,逐步交融为吐蕃人,而寓居在吐蕃占领地青海境内的吐谷浑人以及原吐谷浑境内的汉人、羌人,也都逐步交融为吐蕃人,成为藏族先民的一部分。藏民族的构成进程,阅历了原始氏族部落到阶级社会的部落集团,再到吐蕃王朝国家政权的树立;由单一的雅隆蕃部到天然交融、吞并吸收和武力降服青藏高原诸羌体系的羊同、苏毗、党项、白兰和东胡鲜卑体系的秃发、伏乞、吐谷浑,以及散居于青藏高原的汉人之后而构成的。因而,藏族是一个多元的民族,是青藏高原很多古代民族经过长时刻的不断分解组合,多种文明的磕碰、裂变、磨合而构成开展起来的民族。

  经济生活

  畜牧业是藏族的传统经济。早在藏族的先民时,他们的经济生活即从事打猎、驯化野生动物和游牧畜牧业。作为以畜牧业为主的藏族,从事为畜牧业效劳的栽培业也有着悠长的前史。藏族先民的一支羌人,早在两汉时期即从收集过渡到栽培农耕,在黄河上游的大、小榆谷开垦了很多的地步,并培植了高原冰冷区域的农作物青稞、粟豆等,还发明晰"二牛抬杠"的耕耘技能。从宋朝开端,久居青海东部农业区的藏族,由开初半农半牧逐步过渡到以农为主,历经元、明、清、民国,直到现在,一向从事农业生产,其生产开展水平,与当地汉、回、土、撒拉等民族已彻底一样。在农牧交错区域的藏族,有少量家庭从事农业生产或半农半牧。在牧区,只要少量牧户在畜牧空隙的牧场谷地栽培一些青稞、燕麦等作物,但其耕耘极粗豪,撒种后即让其自生自长,很少办理,成熟后将青稞或燕麦揉出颗粒炒熟,作成炒面自食。古代青海藏族从先民时分起,与内地商业交易,都是采纳以物易物的方法进行的,即从畜产品、猎获品和收集品以及手工艺品作为贡品或在官方指定的当地和规则的时刻,交换所需的生产资料和生活必需品。依据史料记载,唐、宋、元、明、清时期,青海藏族同内地的商业交易,首要分为贡赐交易、茶马互市和民族民间交易。

  言语文字

  藏族言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藏语支,分卫藏、康、安多3个方言。青海藏族除玉树、囊谦、杂多、治多、称多5县操康方言外,其他区域均操安多方言。安多方言虽有农业区话与牧业区话的区别,但不同不大,相互能够听懂。藏语的特色:

  (一)除卫藏方言的少量区域外,皆有复辅音声母,尤以安多方言最丰厚;

  (二)单元音韵母较多,复元音韵母较少;

  (三)卫藏、康方言有腔调,安多方言无腔调;

  (四)根本语序为主语宾语谓语,形容词在被润饰的名词之后,状语在谓语之前;

  (五)词可分为名词、代词、数词、量词、形容词、动词、副词、连词、助词和叹词10种;

  (六)构词方法有词根经过润饰、联合、支配、表述等复合构成新词的合成法和词根加后加成分的附加法;

  (七)有较丰厚的借词和拷贝词,首要来源于汉语、英语和印度语。

  藏文是有悠长前史的拼音文字,是7世纪是吐弥·桑布札以梵文为蓝本结合藏语实践而创制。尔后经过3次修订,其间9世纪初进行的"厘订译语"影响较大,成为古今藏文的分界线。藏文由30个辅音字母和4个元音符号构成,每个音节有必要包括一个基字,基字可带前置、上置、下置、后置和再后置字母。书写方法印刷体的有头字和手写体的无头字两种;还有一种从无头字衍化而成了草书,它连笔较多,与有头字不同较大。行款自左向右横书,运用专门的标点符号。藏文通行全国藏区。